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尊龙人生就是博 >

澎湃思想周报丨齐泽克声讨“砸雕像”美国签证

2020-07-07 11:17尊龙人生就是博 人已围观

简介本周,关于黑命攸关(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衍生讨论依然占领着国际舆论场,部分运动支持者所号召的推倒西方历史上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白人领袖雕像的行动,和对经典文学作品的...

  本周,关于“黑命攸关”(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衍生讨论依然占领着国际舆论场,部分运动支持者所号召的推倒西方历史上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白人领袖雕像的行动,和对经典文学作品的“白人至上主义”所进行的道德审查,再度成为了舆论焦点,左翼哲学明星齐泽克也自然不会错过在这一波讨论中发声的机会。他于7月1日发表于《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的文章,将这种基于政治正确的行动,称作白人的自蔑(self-contempt),文章开头就开宗明义地抛出了他一以贯之的反对左翼自由主义“政治正确”的立场——砸碎雕像和抛弃过去并不是对抗种族主义和尊重黑人的有效方式,白人的内疚感是对受害者的屈尊俯就,并且无济于事。

  当地时间7月4日晚,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示威者使用绳索将市中心的哥伦布雕像推倒,并将其扔入该市的港口。  截屏图

  他首先将近日美国爆发的反种族歧视的运动与另外两种“暴力”进行了比对:第一种是6月21日德国斯图加特街头爆发的400-500人参与的、以掠夺商店和袭警告终的骚乱;第二种是6月25日英国伯恩茅斯海滩上无视“社会距离”的日光浴聚集——现场发生了不少酗酒和斗殴事件,清理垃圾的工作人员也遭到了恐吓。当这二者被人们视为疫情隔离所造成的流动限制之结果时,反种族主义的运动在齐泽克看来也可以是同一种逻辑的产物:当人们投入自认为崇高之事时感到释放,因为对于疫情的注意力被转移了出去。

  在齐泽克看来,这三种类型的暴力尽管看起来不同,但共同特征是:都没有表达出自洽的社会政治纲领。尽管反种族歧视运动看起来有,但是这个纲领失败了,因为它被一种倡导抹除种族主义和性别主义痕迹的政治正确之激情所支配,这个激情和它所反对的东西越走越近——新保守主义思潮的思想控制(thought control)。

  他举出了罗马尼亚近日效仿匈牙利和波兰的禁止高校开设性别理论(性别理论强调社会性别与生理性别的区分)课程的法令,即便是罗马尼亚中右翼的参议院和大学教授都认为这是将“思想警务”(thought policing)引入政权。这显然是右翼民粹主义政治议程的一部分,疫情也助推这一思潮,右翼民粹主义对疫情的态度是:病毒是全球化的结果,在这样一个社会中,多元文化占据主导,所以,与之抗争的方法是让我们的社会更具民族主义色彩,植根于具有坚定传统价值观的特殊文化中。而“思想警务”的终极表现是臭名昭著的Index Librorum Prohibitorum(目录,收录了曾被罗马教廷判定为具有“危险性”或内容有害于天主教徒的信仰和道德的书籍),该目录从早期的现代性到1966年一直有效,并定期更新。任何可以被归入“欧洲文化”的人物,几乎都被囊括在了这个清单上。如果把清单上的书籍和作家剔除的话,欧洲文化就是一片荒漠。

  在齐泽克看来,近来对清楚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之历史痕迹的渴望,容易堕入和“目录”一样的陷阱——如果要抛弃一切具有种族主义和反女权倾向的作者,所有伟大的作家和哲学家就都消失了。齐泽克以笛卡尔为例,笛卡尔也应在这个审查名单之列,他可以被视为西方霸权——即种族主义和性别主义——的哲学开创者,但笛卡尔的“普遍怀疑”(Universal Doubt)立场也恰恰是扎根于一种“多元文化”的经验,即我们的传统并不比他者(在我们看来)的“古怪”传统更好。这也是为什么对于笛卡尔主义的哲学家而言,族群根基(ethnic root)和民族认同(national identity)并非简单的真相范畴。今天声称性别认同是社会建构而非生理决定的,只有在笛卡尔主义脉络的背景下才可能,如果没有笛卡尔的思想,就没有现代女性主义和反种族主义。所以尽管他偶尔会陷入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笛卡尔依旧值得被赞颂。人们应该对西方哲学史上所有伟大的名字应用相同的标准:从柏拉图到伊壁鸠鲁,到康德和黑格尔,再到马克思和克尔凯郭尔……现代女性主义和反种族主义正是从这漫长的解放传统之中诞生,如果将这伟大传统留给下流的民粹主义者和保守派,那完完全全是疯了。

  有争议的政治人物在齐泽克看来也一样。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蓄有奴隶并反对海地革命,但是他为后来的黑人解放奠定了政治思想基础。在欧洲人入侵美洲时,确实造成了世界历史上最大的种族灭绝。但是这段恐怖的历史在今天能被全景式的看到,也正是欧洲思想所奠定的政治意识形态根基。

  最后,齐泽克指出,尽管西方人应该对过去(尤其是延续至今的过去)进行无情的批判,但不应该屈从于自我蔑视——基于自我鄙视的对他人的尊重,永远都是错误的。他号召:与其任性地享受罪恶感(从而对真正的受害者屈尊俯就),主动团结才是人们真正需要的:罪恶感和受害者情结只会让人丧失真正的行动力。只有所有人站在一起,将自己和彼此视为负责任的成年人,才能击败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

  《新左评论》的五月号刊登了经济史学家罗伯特·布伦纳的长文,讨论美联储在新冠疫情中的援助计划如何继续帮助大企业而忽略普通人。

  2020年3月23日,美联储宣布将破天荒为非金融部门提供支援。在历史上,联储局多年来只从房地美、房利美一类的政府资助实体(GSEs)处购买债券和资产。上一次金融大危机即2008年次贷危机中,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和财政部合作,拯救美国的大金融巨头。而对那些有抵押贷款的个人房屋住户则没有帮助。3月23日的救济反映了同样的情况:一揽子5000亿美元的援助主要发给那些有超过10000名雇员,年收入超过25亿美元的企业,这其中又有450亿给到了航空业和波音公司。

  布伦纳评论说,尽管人们对特朗普的执政风格极为不满,但是这项援助大公司的计划却是美国政治中两大党共同为之。令进步派感到无奈的是,众议员的多数领袖,的佩洛西,和参议院的少数党领袖,的舒默,都把援助法案的成果拱手让给了共和党,因为他们计划通过这样换取共和党在别的问题比如失业补助和医保等方面的让步,只是对援助法案提出修正案,但布伦纳认为,这样就是把最大的优势——众议员的多数席位给自行消除了,使得想让共和党接受他们的更多议程变得更难。在自己想要的支持小企业的内容中也没有得到优势,比如对小企业的定义就停留在了一百万美元以上的规模。虽然之后开始反扑试图提出更进步的方案,但是他们仍然被“两党协作”的模式束缚了手脚,并且为了追求公示满足了很多保守的方案,比如继续为依赖公司的医保注资,对大规模失业者关注不够。

  布伦纳评论说,1930年大萧条时美联储曾经帮助过房贷遇到困难的个人,而美联储如今却把注意力放在拯救大公司上。

  比如,为了保证公司债的稳定,美联储设置了大量机制进行公司债收购操作,在此范围内的公司债,有相当部分(大约50%)是投资级债券中评级偏低的(BBB级);而在基金领域,美联储通过货币政策工具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设置在0–0.25%,这么做是希望非金融领域能够更方便借到钱,并辅以一系列的量化宽松政策。但布伦纳认为这些做法的结果其实是使得金融机构依赖于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工具中获利,而并不关注非金融领域的货币需求。

  又比如,为了应对情况,美联储亲自下场向非金融领域发放贷款,但这一系列组合拳在布伦纳看来会造成两个结果。其一,这相当于冻结了债券市场,企业会一方面仍然挣扎着在疫情中获得足够资金还债,另一方面又面临着相比利润更高的贷款利率;其次,投资者会发现随着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加剧,旧的债券变得风险很高——因为其利率是根据疫情前的利润水平设定的。于是投资人会尽量卖出旧债券,而新的债券会因应风险调高利润,这就让企业的资金周转变得更难。因而布伦纳认为美联储在债券和基金领域下场救市,最终没有帮助到非金融业,却大大帮助了债主们。从3月到6月,美国亿万富翁的财产增长了565万亿美元,达到3.5兆,增长了19%。

  新冠疫情带来世界范围内的经济不景气,但在美国,金融市场随着美联储的政策拯救下大大舒缓了压力,暂时稳定下来,许多人失业的同时,原本富裕的群体却在这样的政策工具下扩大了自己的财富。一场经济危机看似暂时避免,但美国的财富集中情况则更加恶化。

  据新浪科技文章《特朗普对H1B开刀为何彻底激怒硅谷?这是科技人才基石》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于6月22日签署行政命令,称自6月24日开始暂时停止颁发部分签证,并至少会延续到今年年底。受影响的签证类型包括:H1B(技术工作签证)、H2B(短期工作签证)、H4(H1B的配偶签证)、L1(跨国公司管理人员签证)以及J1(访问学者签证)。但已经持有有效签证与身在美国的人员均不受影响。此外,由于美国对诸多国家依旧实施旅行禁令,这些国家的公民即便持有有效签证也无法入境美国。

  据BBC新闻报道,白宫方面宣称此举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美国工人、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但批评人士则认为特朗普政府此举是利用疫情来加强反移民的力度。据白宫方面报道,签证的冻结将会影响约52.5万人。在所有受到本次签证政策影响的工作者中,持H1B签证的技术工作人员、H2B签证的季节性酒店业工作人员以及L签证的跨国公司高管和主要雇员将会遭受最为严重的影响。

  本次特朗普针对H1B签证的禁令引起了硅谷科技公司的集体愤怒。考虑到长期以来硅谷都依赖于使用H1B签证雇佣来自印度等地的技术人员,本次H1B签证的调整将极大地影响这些公司。苹果CEO库克以及谷歌CEO皮查伊都强调了移民对于美国经济发展和复苏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而Facebook则表示,该命令“将Covid-19大流行作为限制移民的理由”,并警告说:“将技术型人才拒之门外的举动将使美国的复苏更加困难。”

  而新浪科技的报道称,代表美国大企业利益的游说机构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CEO多纳霍(Thomas Donohue)表示,给工程师、管理人员、IT专家、医生护士和其他工人贴上“不受欢迎”的标签,非但不能帮助美国,而且还会拖累美国发展。对美国移民制度进行限制,会导致投资和经济机会外流,延缓美国经济增长和减少就业机会。

  据《纽约时报》报道,康奈尔大学法学教授史蒂夫·耶鲁·洛尔(Steve Yale-Loehr)评论道:“在我35年的工作生涯中,本次禁令可以说是我见过的对工作签证的最大打击。这些限制将伤害成千上万的企业和大学。同样,有意前往美国工作的个人将被困在海外,无法帮助美国复苏经济。”

  另一方面,据路透社报道,华盛顿移民政策研究所的政策分析师莎拉·皮尔斯(Sarah Pierce)估计,这项新裁定将在今年剩余时间内使得219,000名外国工人无法进入美国。她说:“这已经使许多美国公司陷入混乱。政府正在假设这些公司尚未考虑过美国的劳动力市场,而大多数公司在试图引进外国工人之前,就早已研究过美国的劳动力市场了。”

  《纽约时报》在报道中引用自由意志主义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移民研究主任亚历克斯·诺拉斯特(Alex Nowrasteh)的观点:“特朗普政府争辩说,它想建立一个基于功绩的移民制度,优先考虑受过教育的移民的技能。但是,H-1B签证的暂停再次表明,他们真正想要的是更少的移民。”

  针对特朗普的这一反移民举措,候选人拜登则表示,“这只是特朗普政府又一次转移视线的操作,来掩盖其无法有效领导人民应对疫情的无能。移民有助于美国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特朗普不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为自己寻找替罪羊。”

  对于那些被特朗普政府的新政策限制的技术工作者,加拿大的科技公司伺机而动,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据Politico网站报道,渥太华电子商务公司Shopify的首席执行官托比·卢克特(Tobi Lutke)很快发布了一条推文,邀请潜在的H-1B签证候选人考虑移民加拿大。多伦多全球董事会主席马克·科洪在一份声明中说:“仅仅因为美国决定对国际人才关闭大门,并不意味着整个北美都已经决定关闭自己的大门。加拿大仍然欢迎国际人才。”

  事实上,特鲁多政府一直试图将加拿大转变为国际工人的“新驻地”,以方便拥有专业技能和知识的国际人才进入加拿大科技行业。近年来,加拿大启动了全球技能战略计划,能够在短短两周内处理工人的工作许可,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更是在去年赞扬加拿大的移民制度是其他国家的榜样。温哥华经济委员会的希瓦姆•基肖尔说,由于加拿大每年接收大约30万名外国工人,因此美国的签证冻结将使得更多有能力的工作者考虑选择加拿大。

  《福布斯》在提供给受特朗普政府签证禁令影响的工作者的建议中表示,“如果您未满30岁,拥有硕士学位,并且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或法语,并且具有至少一年的工作经验,那么加拿大的快速入境及其他计划是个非常好的选择。您和您的家人可能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成为加拿大的永久居民。”相较于试图将“美国至上”原则发挥到极致的特朗普政府,加拿大政府则更加全球化。通过实行对移民以及国际工作者更为友好的政策,加拿大政府也试图借此机会大力发展本国的科技企业,将硅谷的优秀人才引入本国。毫无疑问,加拿大政府此举将会进一步引发硅谷公司对于特朗普政府工作签证禁令的不满。

  自2016年竞选时以来,特朗普一直凭借鲜明的“反移民”形象来吸引保守派选民,然而实际上,此次签证政策的调整也是“蓄谋已久”。网友“北大飞”在文章《四年慢动作缓缓砸下的时代一粒灰:川普即将暂停H1B》中写道,“2015年8月15日,刚刚参选不久的川普出台了反H1B移民政纲。这表明,美国本国人很少人了解的这一移民项目一开始就在川普的注意范围内。该政纲一出台,立即得到了美国参院移民委员会主席、长期以反H1B著称的极种族主义分子、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的支持——此人后来担任了川普内阁司法部长。”

  考虑到美国国内失业大潮带来的影响,特朗普声称限制移民、取消工作签证将会提升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但是,H1B签证的取消并不能为大部分失业的美国民众提供就业机会。新浪财经在报道中表示,四分之三的H1B工作签证都在高科技行业,这些工作岗位并不是目前失业的美国普通民众可以替代的。阻止H1B签证持有者入境只会让美国高技术公司失去优秀的技术人才,影响到硅谷科技公司的研发实力。

  本次工作签证的调整将直接伤害位于的票仓加州的移民工作者们,以及长期以来和特朗普关系不佳的硅谷公司;而短期农业工作签证不在临时工作禁令的影响范围。因为美国农业地区大多是共和党的忠实选民。同时,特朗普也希望凭借“支持美国企业”的口号赢得摇摆州选民的支持。所以,即使在各个企业反对取消合法工作签证、被批评此举“目光短浅”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依然选择实施本次调整。

  在大选来临之际,面对不如预期的民调数据,特朗普选择了和四年前一样的策略,试图在保住基本盘的情况下争取到更多选民的支持。但是,考虑到本次禁令对移民以及各个行业造成的打击,特朗普能否凭借此举扭转形势仍然尚未可知,而特朗普政府的反移民政策所带来的消极影响,则可能延续到本次大选之后。

Tags: 雕像  树脂工艺  个性公仔  创意礼品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0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